酒师大人

鹤丸和卡米尔的酒师大人。
吃的炒鸡杂。
是个渣渣。
每天都在想自己这么没用的人怎么还活在世上。
然而自我颓废后依旧活着。
嘻嘻(♡˙︶˙♡)
欢迎找我玩!

我的孩子,他真好。
我吹爆衬衫小短裤!!!
“您好,我是季白叙,叫我鼠就好了。”
Ps:woc刚刚发现我有一个字写错了我怎么这么沙雕呢……“琴”多了一个点……

【慎点】这个沙雕脑洞……
放飞自我,我已经没救了。
题目是:
一不小心把埋在土里的格瑞的头发给剪了煮汤该怎么办
唉。
挽尊。

〖瑞金〗关于十里八乡洗衣服最干净的媳妇金这个传言到底是怎么来的这件事

*突如其来的脑洞――
*没有逻辑,没有逻辑,没有逻辑!
*ooc属于我,cp属于你们,人设属于官方

    “金――”紫堂幻远远喊着,颇有几分不好意思,“能帮我洗一下衣服吗?最近我家有事,把乡老都请了,我要赶去看看十天半个月的,天气又潮,衣服放着怕臭。呃,我会给你酬劳的::>_<::……”
    金倒是颇为豪爽地挥挥手,热心地说:“放心,我俩的交情,哪用什么酬劳呀,我办事儿,你放心!”说着便接过了紫堂幻手中的木盆,胸膛拍得震天响。
    “金,那就麻烦你了@_@。”紫堂幻也没客气,道完谢就急匆匆地跑走了。金家的衣服他看过,件件干净喜人,六分新能洗出八分,当时他还感叹过粗心的金洗衣服居然那么行,看格瑞那自豪的目光喜到有些瘆人……想到这儿紫堂幻不禁打了个寒噤,也只有金这个心大的才能和那个冷面杀神过日子了。
    金乐呵呵地送走紫堂幻,傻乐地抱着衣服溜到河边,却突地想起――
    他根本不会洗衣服啊!他家的衣服都是格瑞洗的呢!!
    Emmmmmm……该怎么办呢,格瑞上山打猎去了,估计晚上才能回来――
    那就自己洗吧!
    金豪气冲天地挥挥拳头,想着格瑞平时洗衣服的样子――呃……记不得了,那是他都在玩QAQ……
    金丧气地垂下脑袋,不过很快就振作起来――大不了就他自己洗嘛(* ̄︶ ̄*)!多简单的事!
    于是金就开始奋力地徒手搓衣服……
   
    傍晚。。。
    “格瑞你回来了!”金兴冲冲地赶上去迎接晚归的格瑞,迫不及待地把他引进院子中,急急邀功,“格瑞格瑞,你看――紫堂今天有急事,让我帮他洗一下衣服,我洗的干净吧?我还是第一次洗衣服咧!”
    “……”格瑞看着衣服上一块又一块的不知名污迹,“嗯……衣服……原来挺脏的吧……”
    “就是啊!格瑞你也觉得吧,紫堂怎么这么不小心啊,还好我给洗干净了w!”金挥挥小拳头。
    “吃饭。”格瑞生硬的转移话题,努力不让自己噎着,算了,这是自己的媳妇儿,谁叫他就娶了他呢?
   
    月上中天。。。
    格瑞悄悄地从炕上爬起来,起夜。
    去茅房的路上要路过晒衣服的地方。格瑞看了那一堆脏衣服,眼角一抽再抽。
    回来的路上静静地路过那堆脏衣服,眼睛却不自觉地瞄了一眼又一眼。
    算了,-)……格瑞叹了口气,退回到晾衣价旁,低沉着气压,把衣服一件又一件的取下来,熟练地放水,洗衣服。
    好了,现在晒在外面了又是一件件干净喜人的衣服了(*°∀°)=3。
   
    第二天。。。
    “欸,这件衣服怎么跟昨天晚上长的不一样了?!”金惊呼道。
    格瑞淡淡的撇了他一眼,说:“没有变。”
    “欸,没有变吗?原来是这样吗?看来是我记错了……”金迷迷糊糊地挠挠头,也不管了,“算了,后天紫堂就回来了,不下雨的话到时候就干了。”
    “……”格瑞默默瞥了他一眼,有些无语。白瞎了昨天自己想那么多理由,果然他不应该怀疑金的智商。但……这也是金信任他不是吗。格瑞心中升起淡淡的甜意。
   
    过了两天。。。
    紫堂幻回来了。
    金给紫堂幻送衣服去了,刚好被路过的凯莉看见,也笑嘻嘻地跟上去。
    “金,”紫堂幻擦擦眼睛,汗颜道,“真是麻烦你了。衣服洗的真干净啊。”
“呵呵,是呀,洗了两个小时呢。”金笑呵呵地摸了一把并不存在的汗,“格瑞都说我洗的很干净呢。”金得意地笑笑,眉飞色舞,像极了那鼓鼓可爱的小猫咪。
跟在紫堂幻身后的凯莉一惊:“什么!?金,这真的是你自己洗的吗?”怕不是洗太脏了格瑞半夜重新爬起来洗。
“是啊!我厉害吧!”金骄傲的挺挺胸,完全没有注意到凯莉话中的深意。
“那――”凯莉一转眼珠子,似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噗地一声笑出来“哈,那我的衣服也给你洗了,我出钱!”
金摩拳擦掌,又是一番得意昂扬:“好啊,凯莉,放心的交给我吧!”
而令金没有想到的是,他们三人说话刚好站在人来人往颇为热闹的村口,早就有许多人关注着他们说话哩,等第二天金把干净的衣服送去给凯莉的时候,就有无数人嘀咕开来啦――
“欸,听说没有凹凸村的金,洗衣服可干净啦!不管多么脏的衣服洗完就像新的一样!我亲眼看到的!他抱着一坨很脏的衣服离开,第二天衣服就变得特别干净!”
“啊!?真的假的?那个金好像是格瑞他媳妇儿吧?哎呦,他真命好!娶了个那么勤快,能干的媳妇儿!”
“有事儿,可以找他写洗!价钱也低嘞~”
“唉!败家娘们儿!学学那个凹凸村的金!听说他洗衣服洗的贼干净!在乡里都出了名的!”
“好啊!你去找那个谁给你洗衣服!我不洗了!”
“欸,媳妇儿!!我不就那么一说嘛……”
“听说没有?格瑞他媳妇儿洗衣服特别干净!很多人都把衣服往他家送呐!还给他家多了一笔不菲的收入!”
“啊!格家小子他命真好啊!”
“听说……”

于是十里八村洗衣服最干净的媳妇金这个名头就这么传开啦!许多人都想着把自家脏衣服放他家洗,又快又干净!从这以后格瑞都可以少干活了呢!
真好!

格瑞:mmp

[瑞金]在暴风雨中·上

      
    *扭成麻花似的ooc,你们的cp,官方的人设 
    *文风突变系列(不,你根本没有文风这种高级的东西) 
    *无逻辑甜,only瑞金,请自行避雷  
   
      
    “轰!”天边一声惊雷,震得云再也托不住堆积的雨水,“啪嗒啪嗒”地倒下来,砸得金全然懵了。 
    明明前一刻还是艳阳高照,热浪熏得金有些头晕,这一刻却霎时砸下冰冷的雨来,令金措手不及。出来的匆忙,睡过头的金胡乱刷牙洗脸,叼一片面包,随手拎一袋牛奶就出来了,把秋无奈的提醒关在门里,忘了带雨衣。这时候秋估计已经去上班了,没办法给他送伞。呼,才来上学第二天就迟到了,也真是够可以的。 
    金匆匆忙忙地骑着车,躲到一座凉亭底下。 
    凉亭里已经有人了。金乖乖把车停好,还没喘口气,便瞬间被那人吸引了目光。    那是一位银发少年。银白色的头发被一根发带束着,可能因为淋了雨的关系,原本挺立的头发柔顺的垂下来,雨珠顺着发丝滑下,滴在衬衫上,晕开一片旖色。一缕发丝贴着脸,让原本刻画分明的棱角柔和下来。少年静静地望着雨幕,紫罗兰色的眼眸深邃而淡漠,含着几分淡淡的、令金心疼的忧郁,如同江南烟雨细柳般迷蒙,又似那暗血寒戈般冷硬,长长的睫毛挂着几颗雨珠,半遮着双眼。 
    他真好看。这是金对格瑞的第一印象。    
    许是察觉到有人来了,少年的眼睫如蝶翼般扇动几下,滚下几滴雨珠。银发少年转过头来,淡淡的忧郁早已无影无踪,他淡淡地瞥一眼金。 
    刚进来的也是一位不大的少年,大概高二的样子,穿着他们学校的校服,估计也是个匆匆而来没带伞的而躲进来的,金黄的如同上好云雾绡般的柔软头发乱蓬蓬地微翘着,浸着水珠,像曜日一般耀眼的眼眸跃动这活力与生机。金发少年口中还叼着一片面包,一看就是今天早上来不及而胡乱拿走赶路的,鼓鼓的腮帮子,配合着那有些呆呆的表情,噗,还真像一只仓鼠。
    他真可爱。这是格瑞对金的第一印象。
    格瑞嘴角微微翘起,但很快就被他压下,他转头,又继续看那狂风暴雨,计算着什么时候雨才停。不过心中却总是平静不下来,大概是亭檐上缓缓滑落的金色雨滴一个不小心一直溜到他心尖儿去了吧。 
   金呆呆地注视着银发少年转过身去,这才恍然自己的着相有些滑稽了,不禁脸上一红,三两下把面包无论塞进去,却被噎住,咳得惊天动地,有些艰难地喊道:“咳咳,牛,咳咳咳,牛牛奶!咳咳咳咳……” 
    眼前忽然出现一只葱白的手,纤长的手指如玉瓷一般润白,筋骨分明,因为提着一袋牛奶而稍稍使了点力绷直了,显得白净修长,煞是好看。袖口露出的一截皓腕白得几乎透明,可以直接看见微微凸出的青筋,金似乎可以听见血液在其中奔流的声音。   
   格瑞有些好笑地看着面前呆愣的小人儿,明明上一刻还被呛得双眼通红,看见他却又呆呆地连咳嗽都忘记了,真是个呆子啊。他晃了晃手中的牛奶,少年这才如梦方醒,泪眼朦胧地看一眼他,眼中波光粼粼,颇惹人怜爱。格瑞的心像是被羽毛挠了似的,痒痒的。直到金急急抢过格瑞手中的牛奶,格瑞才堪堪回过神,手拢成拳抵着唇,变扭地一咳,扭过头去,只露出染上淡淡粉霞的耳朵。
    格瑞也不知道他为什么魔怔一般地把自己今天份的牛奶递出去。
    他心中升起了淡淡的后悔,他的凹凸牌限量牛奶啊……
    “唔,给你!”一只手提着一盒牛奶,金可爱的小脸又越进格瑞的眼帘,“我喝了你的牛奶,所以也给你喝我的牛奶。交换牛奶是成为朋友的第一步!”金笑眯眯地吸了一口牛奶,纯白的奶渍沾上嘴唇,映衬着白齿红唇,竟格外诱人。
    格瑞抿唇,压下自己有些过快的心跳。鬼使神差地接过牛奶,待看清了了牛奶上的标识,瞳孔一缩――凹凸内部限量流通的极限牛奶!还是橙子味的!他只在丹尼尔的办公室看到过一箱,据说其他的都被董事会的裁决长以“给弟弟喝牛奶长高高”的名义给包走了!
    原来他是裁决长的弟弟吗……真是,可爱。
    金搔搔头,面前的少年已经接过牛奶打开默默喝了起来,金伸手,笑着看着格瑞:“对了,你好,我叫金,你叫什么呀?”
    “……”格瑞习惯性地沉默。他告诉自己,之前的动作都不像他了,这次,绝对不回话!
    “你怎么不说话呀,我看你也是我们学校的,一看就是很厉害的人,你叫什么?”金丝毫不介意,眨巴着大眼睛问道。
    “……”这次绝不!
    “没关系,我们是朋友了,你还是我来到这个城市交到的第一个朋友呢!”金歪头,冲着格瑞笑。
    “……”这次绝对……算了。格瑞的心微微一颤,终是沉沉开口:“格瑞。”
    “我看你很喜欢牛奶呢――嗯?你说什么?格瑞?你叫格瑞吗!?真是个好听的名字!!”金欣喜地赞美道。
    金的眼中浸满了柔和的碎光,他嘴角滑出一个大大的弧度,殷红的小嘴不断一张一合,叽叽喳喳的说些什么。可格瑞都听不见了,他只感觉到金眼中清楚的倒映着他,金全身全心都是他。
    一种微妙的喜悦溢满心间。格瑞深深沉醉于那温暖的感觉中。自从双亲去世以后,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人这样看着他了,只是看着他。像是在绝望幽冷的死寂生活中投入一轮炽日,不会因为海的冰冷而熄灭,确是打破了深海的世界,霸道的拥住他,融化在他心中沉寂已久的万年坚冰。
    因为可贵,才更令他贪恋。
    朋友……吗。格瑞微微一笑。也不错。
    “……我们一定要一直一直一直在一起!啊,晴了!”金惊叫着,望向亭外,兴奋地拍拍手,却是错过了格瑞那稀少的笑容,“格瑞你看,晴了!”
    格瑞闻言,往外看去――
    金色的流光冲破云层,将灰暗的世界刷上层金漆,金芒大把大把的泼洒了去,晕染开来,沉淀下来。而少年的笑容化在背景中,与光芒融为一体,照耀万物,也照耀着他。
    “好。”格瑞勾唇,轻轻答道。
    “什――么――?格瑞你说什么?!”金光顾着兴奋,没有听清楚,疑惑的转头问道。
    “……没什么。”格瑞掩唇咳嗽一声,耳尖微红。
    “欸――明明就有!告诉我嘛格瑞――!!!”
    “……”
    “格瑞格瑞格瑞格瑞!告诉我嘛!!”
    “……”
    “格瑞!”
    “……”
    格瑞把车推出凉亭,淡淡地说:“走吧。”便头也不回的就骑着车向学校开去。因为他知道,那个傻瓜一定会跟过来的。
    “哎格瑞等等我呀!”金在后面遥遥喊道。随即他就看见,格瑞虽然什么也不说,但速度稍稍放慢了些许,刚好是他能跟上的速度。金高兴的笑笑,果然格瑞最好了!他一步跨上单车,笑眯眯地飞快跟了上去,与格瑞并排前行。
    “格瑞格瑞我跟你说哦,今天我出门时在那个转角遇到了一只流浪猫,超级可爱的……”
“……”
“格瑞格瑞你看见过那个‘三脚猫’吗,听说是这个城市独有的!”
“……”
“格瑞格瑞……”
“……”
灿烂的阳光下,两人并肩而行,有说有笑,美好张扬。

可以入画。







―――――tbc―――――――

咳、咳……
其实手稿本来都写好了的,但是我忘带了……而五一的时候又是要准备考试……
下个星期,下个星期一定〔算了吧这人没救了〕!
就先放出一小段好了。

歌词&乱世江湖

人说世道难容隐逸客  乱世妖魔生
人说书生意气儒圣成  落笔破万卷
人说少年刀客侠骨生  数走北梁阵
人说僧人持戒碎音尘  垂手慈目阖

铁蹄声响中原土   九转三国分
汉室龙气四散合   赤蟒吞天阑
素手折叶画江山   老夫聊发狂
机关算尽天历乱   群雄逐鹿山

剑神江湖六十载       昆仑只身镇如来
仙人驾鹤碧波起       天山结发送长生

菩萨怒目金刚   老道倒转天机
小童怒打黑虎   酒鬼棍震烂柯

武帝守国力扛千军   青衣河关翻手枯荣

道那儒以文乱法 侠以武乱禁

人说乱世众相百态生  英雄功名成
人说白须老生书万世  功德祥云满
人说戴笠渔翁垂钓客  竖勾引黄龙
人说白袍小将闯楚宫  三过齐王殿

狼烟骤起烽华瞬   缘落长城毁
冰姬七步断楚河   霜起走马关
樵夫牵牛过龙虎   枯骨满莲池
盲僧落子成真佛   舍身渡万魂

鲤鱼衔珠点龙穴  腾云八丈跃龙门
哑女十步斩一人  持竿千里送碧蓑

痴儿磨石成仙    娥媚戎马称帝
君王长守青灯    先生倒醉灭仙

笑面引海灌山破蜀道  墨客画柳成真刺燕王

道那纵死尤留侠骨香    只留丹心照汗青



――――――――――――――――――――――

瞎几把乱写,可能会写注释(故事大概梗概)。
不管反正没人看【喂】。

『瑞金』当金挂在电风扇上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的脑洞hhhhh,完全是用小学生写作文的心态去把这一篇临时的脑洞文写完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嗝。瑞。
*only瑞金,自行避雷,不喜勿入
*小学生文笔
*md脑洞

   
  
  金挂在了电风扇上。
  那是一个纯白的,上面有些灰尘的古老电风扇,它缓慢而又自然地在凹凸教室的天花板上转,因为多了一个人的重量而显得有些笨拙艰涩,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
  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挂在电风扇上的,他只记得自从被嘉德罗斯不小心打飞之后,他就一直挂在那儿,也没有人去救他。因为——
  凹凸教室的天花板,真的很高。
  然而这并没有对金的生活产生任何困扰,除了不能抱格瑞。金想。他依旧笑嘻嘻的。
  “嘿紫堂,你的眼镜歪了。”电风扇刚好转到紫堂幻这边,金自然地提醒道。
  “啊凯莉,能给我一支口香糖吗?上面有点无聊,啊,谢谢啊,凯莉!”转到凯莉这边,随手要了一支口香糖。
  “格瑞格瑞,我记得你的牛奶要喝完了,别忘记去超市买……”金呼地挥了挥手,开始碎碎念。
  “卡米尔,你的红豆汤被雷狮拿走了”!,金指了指雷狮,成功的听到卡米尔把雷狮这个星期的串烧啤酒都禁了后雷狮的惨叫。红豆汤啊……他也想喝呢。
  “紫堂,中午帮我带一份红豆汤吧,还有鳕鱼饼,我最喜欢啦,12号窗口有。”又转到紫堂幻这边了,金摸摸下巴,开心地点着菜。
  “丹尼尔老师,我觉得这道题应该是b?我的直觉哟。”金认真积极地回答老师的问题。
  “……”
  “呯!”格瑞终于忍不住了,在金转的第一百二十八个半圈时,他用烈斩将电风扇打下来了。
格瑞面无表情地活动活动手腕,面上古井无波,脚下却快的瞬移过去,将金接了个满怀,是公主抱。
“金。”格瑞冷淡地说,“自己走。”他看着缠着他不下来的金,语气严肃,嘴角却微微上扬。
金不肯。金无奈地撒娇:“格瑞~我知道你最好了,这样下去我绝对会被电风扇扯着摔倒的,这个不要紧,可下面还有我的土豆饼。”小朋友们可不要浪费食物哦。
格瑞眼神一凝,他用一只手抱住金,另一只手扯了扯金的连衣帽――扯不掉。
帽子和扇叶长在一起了。
这下大家都起了好奇心,也不管上课了(从来都没管过),纷纷从座位上起来看情况,帽子和扇叶长在一起了,该怎么办呢?大家纷纷支招。
用火烧,没用;用刀割,没用;用雷劈,没用;连用佩利咬都没用。
金想把衣服脱了,格瑞不许,连带附赠一个冷飕飕的刀子眼。
“有了!”凯莉左手敲右手,带着一脸搞事情的兴奋表情,在格瑞耳旁嘀嘀咕咕的说了些什么。
格瑞听完颔首赞同,朝来烈斩,粗暴地在电风扇中心一捅――
烈斩挂金电风扇完成(什么鬼名字)!!!
格瑞看了看电风扇,又看了看金,没忍住。
随手一转,“咕噜咕噜格瑞你好快啊,慢点啊咕噜%&·*#〗……”
真……好玩……(//∇//)
格瑞邪魅一笑,手下不停。
于是今天一整天,凹凸教室都可以看见旋转的烈斩挂金电风扇。
真好。

                       ――2018·03·25
《不知名路人甲酒师的凹凸教室观察日记》

这里酒师,请多多指教。
沙雕。
杂食。
什么都看。
主凹凸/小英雄/aph/一人之下/刀乱……
除了那种呆毛姐弟爱情向,胜出欺凌向之类的,其他都OK。
欢迎扩列,扩列私戳。

――――――――――――

以一以贯之的努力,行彻不得懈怠的人生。

『论坛』扒一扒我们萌的文手大大们


*ooc属于酒师,人设属于官方,CP属于你们
*AA:Angle Archer 天使射手·艾比的粉丝爱称;
DA:Devil Arms 恶魔之手·埃米的粉丝爱称
*在安雷安安艾之间犹豫好久最后还是安雷安,下次安艾,毕竟我什么都吃……安雷安什么的好纠结……
*里面有些关系是酒师虾米米乱编的,年龄操作注意!!!请勿当真!!!

楼主//隔壁那对幼驯染快去结婚!

我实在看不下去了!!!就问有没有和我一样觉得凹凸里面的文手大大们的关系都不!一!般!!!
首先是那对幼驯染烈斩和箭头,每次开文不是开姐妹文就是烈斩大大暗搓搓开纯爱文,泥煤别问我悬疑文和玄幻文到底是怎么自然而然地开姐妹文的(* ̄m ̄)!而且烈斩大大开的纯爱文都是幼驯染渐渐从友情衍生爱情最后欢欢喜喜在一起的!别以为别人都不知道你在暗示什么!!!……最最最重要的是lz居然吃的很开心……
【2019.1.7.18:25:37】

二楼//催婚小分队队长
对对对!终于有人说出来了!有谁记得上次年度凹凸作家大会,烈斩大大和箭头小天使形影不离!AA小姐姐差点撞上箭头小天使的时候,烈斩大大十分贴心地伸手一挡!另一只手揽着箭头小天使的腰,轻轻一带……妈耶我的少女0?心!!!爆炸!!!圈内谁都知道AA小姐姐喜欢箭头小天使,当AA小姐姐向箭头小天使搭讪的时候,烈斩大大超级狠地瞪了一眼AA小姐姐,那叫个令人毛骨悚然汗毛倒竖啊……后来AA小姐姐不甘心地被DA小哥哥拖走,呆毛一抖一抖好可爱(/ω\)!!!哈哈哈烈神吃醋了吧,吃醋了吧!哈哈哈哈哈超级喜欢这一对!快去结婚(疯狂暗示.JPG)!!!
【2019.1.7.18:26:49】

三楼//吃糖就吃紫堂幻
b楼主是校友吧,男神榜不是有主就是基。我和烈斩箭头是同级生。他们是一个班一个寝室的,是发小,形影不离除了上厕所其他时间都在一起的那种。烈斩是我7们学校有名的冷傲男神,但是除了开学的时候和个别眼瞎的其他没人给他送情书,因为在一开始大家就知道,此人是基佬啊基佬_(:з」∠)_……箭头小天使也是全民男神,可也没收到多少情书,因为都被烈斩当回去了23333。咱学校有一句话:“想要烈斩一撇眼,必给箭头递情书”真是绝了hhhhhhh。因此箭头小天使以为为自己没有人气,然后就跟烈斩大大许下誓言说假如他们30岁之前找不到老婆,那就跟烈斩过一辈子。。。你成功了,心机瑞。
可怜我糖糖,每天跟着他们吃狗粮,在吃下去怕不是要和同寝室的煤总一样黑……[蜡烛][蜡烛]
【2019.1.7.18:28:22】

四楼//(楼主)隔壁那对幼驯染快去结婚!
楼上不用担心,我室友之前看见糖糖小天使因为烈斩和箭头小天使一直虐狗而和煤总走的很近……之前还一起出去喝酒被人看见煤总抱(公主抱公主抱!)着糖糖回寝室……据知情人士透露,煤总还大手笔打赏糖糖!两人还一起撸小斯巴达!而且糖糖最近写文飘着一股酸臭味,估计没过多久就可以吃上又一把热乎乎的狗粮了吧∪・ω・∪。
【2019.1.7.18:29:10】

五楼//护妻狂魔没马骑士
求楼主和三楼学校。
【2019.1.7.18:30:41】

六楼//凹凸戏真多
同求!
――小尾巴十五字十五字十五字十五字!
【2019.1.7.18:31:49】

七楼//安雷安我该选什么
估计是七创大学的吧,七创文手超多。这里冰帝。
说到秀恩爱海盗头头和双剑骑士不是也不少吗?每天看隔壁学校叮铃轰隆的不是菠萝和芦荟打架就是海盗头头和双剑骑士打架,啧啧啧,那叫个天崩地裂……顺便到底谁攻我还没决定好。
【2019.1.7.18:35:09】

八楼//未成年人的痛苦
……
我站雷安。
上次锤总不是在有人怼骑士的时候说了句:“我的人也是你能骂的!?”这样的霸道总裁攻吗……而且身高决定攻受啊!
【2019.1.7.18:35:58】

九楼//星月吹傲视天地
……
绝对安雷!
当初因为锤总写种马文骑士写1v1又是一个学校的一个班相看两相厌然后打起来了。
骑士温柔包容,温柔攻什么的最棒了!!!
【2019.1.7.18:37:29】

十楼//安雷安我该选什么
温柔恶心帅双剑没马骑士攻×霸气傲娇带锤撸串海盗头头受?
受教受教!
【2019.1.7.18:40:23】

十一楼//呔,来人上棍
说到凹凸情侣那九岁真可怜,连羽蛇和红红两个玩伴都背叛了他hhhhh……连烈斩也天天和箭头在一起……✧*。٩(ˊᗜˋ*)و✧*。
【2019.1.7.18:45:36】

十二楼//芦荟菠萝榴莲
23333九岁虽说爱称是九岁可现实也不大才16好不好,天才少年圣星空的少主表示不需要谈恋爱。倒是烈斩大大才可怜,没看见每次访谈互动箭头小天使都说烈斩大大是他最好的朋友吗……噗。
【2019.1.7.18:49:56】

十三楼//友情就是希望
……[蜡烛]
【2019.1.7.18:51:00】

十四楼//啊世界,为什么丹总这么好
……[蜡烛]
――顺便丹总嫁我啊啊啊啊!

【2019.1.7.18:52:57】

十五楼//雷总的头巾
[蜡烛]
【2019.1.7.18:54:44】

十六楼//朕的金毛犬!快扶朕起来
唉,海盗团都谈恋爱,就无定一个沉迷甜食……话说帕佩真好。
虽然重力球是其他圈的但我还是好喜欢他……他跟帕总超甜!一个扫把一个拖把,一个主人一个,呸一条狗,真好。
真好。
【2019.1.7.18:57:05】

十七楼//社会我耀哥
啊,耀哥虽然在题外话中都不说什么但我也还是好喜欢他啊。
真好。
【2019.1.7.19:01:27】

十八楼//(楼主)隔壁那对幼驯染快去结婚!
啊,柠檬真好。
真好。
等等莫歪楼!
再扒一扒一些神奇的事实。
AA小姐姐和红红都是言情区扛耙子,有都是红毛,而且都是倒追人的那种,然后,他俩其实是――令人窒息的好!闺!蜜!经常有人在他们空间里看见两人一起晒一款攻略游戏,是的因为两人和要学习游戏里的攻略方法。是以当时两人一起去探险发现雷总骑士打野战我一点也不震惊,一点也不!震!惊!
个屁哦两个人还晒了出来几张不过分但尺度也很大的转载上万啊!!!
但由于两个人拍的有安压有雷压所以至今安雷安还是未解之谜。

十九楼//妈耶成年组
……
【2019.1.7.19:11:43】

二十楼//有没有小黑洞吹啊
……说实话当初我也看见了[鼻血]。
可啪。
【2019.1.7.19:13:11】

二十一楼//星月忠臣
啊,这里七创大学的,我的寝室在烈斩他们楼上,有一次我刚好下楼找紫堂办事,结果发现紫堂和煤总一脸呆滞的互相依偎瑟瑟发抖,走进一问,紫堂指了指门,我好奇的趴过去,发现门内穿来不可描述的声音……
我错了我再也不敢好奇了,我还只是个宝宝……[瑟瑟发抖.JPG ]
【2019.1.7.19:14:28】

二十二楼//巧克力慕斯蛋糕
……
【2019.1.7.19:16:51】

二十三楼//香菇滑鸡干锅饭
……
珍爱生命,远离黄暴。
【2019.1.7.19:17:48】

二十四楼//吃糖就吃紫堂幻
……
……心疼糖糖小天使。
心疼煤总,脸一定又黑了一层。
心疼我自己,汪[默默地抱住肥胖的自己.JPG]。
【2019.1.7.19:21:18】

二十五楼//lemon tree
黄暴的话,帕佩才算吧,人兽play囚禁play轮着来(呸(*`へ´*)我在说什么)……
【2019.1.7.19:31:36】

二十六楼//面瘫矮子的帽子
敢问楼上,是自己人?加群233*****666,来一起玩♂耍~
【2019.1.7.19:35:21】

二十七楼//紫堂家双趴
想要完美看书看图吗?快买超级无敌宇宙巴啦啦能量人间一绝女装大佬变态级至尊x999plus凤梨666手机……
【2019.1.7.19:40:55】

二十八楼//哎呦我的围巾
网管呢,清广告啊!
顺带一说丹总超级可爱不过名草有主了是秋姐啊早就结婚了23333@啊世界,为什么丹总这么好
……
【2019.1.7.19:50:35】

二十九楼//七七四十九九岁我的
!!!!!????
【2019.1.7.19:56:53】

……
……
――――TBC―――――

论雨伞

    凹凸小教室中,一脸亲妈状的丹尼尔老师慈祥地在黑板上写出了两个大字:
    “雨伞”
    “没错,是突击考试哦~请围绕雨伞做出一段100字左右的描述~”丹尼尔推推脸上并不存在的眼镜,笑得一脸和蔼亲切。

咳,答题时间!!!
审判员:老丹儿,凯莉大佬,紫堂幻幻,酒师的宇宙无敌巨可爱卡米尔。

1:安迷修:
    “啪嗒啪嗒”雨滴粗暴地的落下,我与艾比小姐共同撑着一把伞,缓缓走在道路上。“啊,安迷修!我,怕怕!”艾比小姐一脸娇羞地扑到我怀里。我一脸稳重的抱住她,帅气而又可靠地说:“在下最后的骑士安迷修定会全力送小姐到家!”我们俩在轻柔的雨幕下开始……

雷狮【捏断笔杆】:停停停!描述雨伞!而且你这个没人要的傻缺怎么可能会……!而且你最后是要干嘛!!!0分!!!
今天依旧可爱的卡米尔【吃蛋糕】:大哥说的对。0分。
凯莉啊凯莉:啧,bg差评。不过看在雷狮的面上给你三分。
安迷修:等等这和雷狮有……
丹总:而且说好一开始粗暴的雨滴呢,后来怎么变成轻柔的!?逻辑不通,5分。
安迷修:我这不是为了衬托气氛……
紫堂幻儿:6、6分???
神近耀:唔。

2:嘉德罗斯:

    蓝色的,能打的,好武器。千机伞到50级时拥有盾、战矛、步枪、太刀、战镰、法杖、忍刀、东方棍、骑士剑这九种形态,同时具备机械师的机械箱功能;55级时经过叶*利用神之领域的材料研制,每种形态可打制一种最低阶的不包括觉醒技能和转职后专属技能外的所有技能;70级开始由关*飞接手进一步开发,已升到80级,并增加双剑、爪类、大剑至十二种变化形态。最终十二种形态,剑系两种、枪系一种、格斗系两种、圣职系三种、法师系两种、暗影系两种……

超帅的神近耀:唔。
雷儿狮:……
紫堂幻崽:等等这不是《全△高手》吗?而且你能不能不要一边看度娘一边说很不走心的耶……
嘉德罗斯〖扭头〗:有意见!?
紫糖糖:……没,没有……7分……
嘉嘉今天依旧九岁:嗯?
紫堂幻:没没什么,十分!
丹儿总【喝茶】:不过好歹是正正经经的描写了伞,九岁能做到这个地步已经很不错了,八分。
星月魔女:5分。
超级可爱的卡卡【啃面包】:7分。

3:银爵:

    我的雨伞是可爱的,上面有很多萌萌的小动物……兔子啊兔子在吃草,狗儿啊狗儿在卖萌,猫猫啊猫猫在玩球……超棒……

雷儿德:顺带一说他的雨伞一打开就看不见他了。
丹总【超级欣慰】:银爵同学详细的形容,流畅而优美的文笔,还打出排比来啦!9分!希望银爵同学再接再厉!
紫糖幻幻:说到银爵的雨伞,有一天晚上下雨,我走在路上,被挡住了,当时看了又看看了又看,才从雨伞上的一点点兔子红和从兜帽中微微露出来,发光的银色头发中发现居然有人……8分。
神近耀:唔。
凯佬:哦豁,反差萌?6分。
不要太可爱的卡米尔【吃奶昔】:7分。

4:雷狮:

    说起小雨伞的话,是那种紧紧的,有各种口味的,顺带一说我最喜欢的是啤酒味。虽然没有没有用的时候那么爽,但是拿它怼某人却还是可以的,哎呦呦,那天晚上某人叫“雅蠛蝶,好雷狮~”的叫声令我至、今、难、忘~

卡米尔【喝奶昔】:好!大哥最棒!10分!
凯佬【喷鼻血】:10分!
安迷修:啊?什么?你们干嘛拿那种目光看我?啊……恶党!!!!
神近耀:唔。
九岁的嘉德罗斯【被祖玛和雷德捂住耳朵带下去】:哈?祖玛你干嘛?
老丹:虽然文笔流畅,文辞华藻,但是有一些对广大青少年心里健康有误的肉――3分!
佩利:哈?肉?!哪里哪里!?唔!帕洛斯你干嘛打我头!
紫堂幻【脸红】:6、6分!

5:金:

    说到雨伞的话,有一天我窝在格瑞怀里看书,不知道为什么格瑞身下有个东西突然硬邦邦的,我实在忍不住,好奇就问了,格瑞说是他放在这里的雨伞不小心打开……唔唔唔!格瑞你干嘛!!!

紫堂幻:……
凯莉:……
安迷修:……
雷狮:哦豁。
神近耀:唔。
老丹:………………
帕洛斯:……佩利我们走。
大可爱卡米尔【喝牛奶】:……你们刚刚在说什么,怎么一片沉默?
………………
………………

――――――――――――――――

惊喜不惊喜?意外不意外?最后最会开车的不是雷狮儿而是金!!!

他好帅!!!我永远喜欢他!!!